<thead id="rlltn"></thead>
<var id="rlltn"></var>
<cite id="rlltn"><video id="rlltn"><var id="rlltn"></var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lltn"></var>
<var id="rlltn"></var>
<cite id="rlltn"><strike id="rlltn"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rlltn"><span id="rlltn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rlltn"></var>
<var id="rlltn"></var>
<var id="rlltn"></var>
<cite id="rlltn"></cite>
<cite id="rlltn"><video id="rlltn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rlltn"><span id="rlltn"><menuitem id="rlltn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rlltn"></cite>
GOGO西西高清人体_国产精品嫩草影院_别墅群娇交换杂交_亚洲 欧洲 日韩 综合av

楊福東:要相信美的存在

景雨萌

2020-12-23 10:14:01

已關注

楊福東《無限的山峰—依靠》,攝影,145×217cm,2020年

在熱鬧非凡的當代藝術界,楊福東的作品擁有能讓人“沉下來”的獨特氣質。作為中國當今最具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,他在其極具東方意蘊的作品中不斷激發影像語言的可能性,并基于多種媒介的實驗持續探索著現代社會中個人的心理狀態。楊福東與時尚芭莎藝術展開深度對話,在對“質感”的反復揣摩中,藝術家詩意而靈性的精神世界躍然紙上。

左:藝術家楊福東;右:資深媒體人、專欄作家齊超

“不確定的確定”

齊超:這次你在香格納畫廊個展的繪畫作品里有不少僧人形象,文本源于中國傳統繪畫吧?如何考慮的?

楊福東:這是一個“繪畫電影”的嘗試,“無限的山峰”更像是電影的名字。所有思路是從古代繪畫來,我選的是顏輝和石濤的《十六羅漢圖》,截選了十個局部,有點像分鏡頭。我又重新搭建進去現代場景,做成一種敘事關系,我把它叫圖像式的繪畫電影。

齊超:展覽從什么時候開始準備?

楊福東:展覽是今年三月份疫情的時候約的,覺得年底或許可以做這樣一個展覽,那會大方向就想好了用古代繪畫做切入點。展覽有點像拍電影的方式,前期還有很多的調研準備,之后很多思考的時間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。

楊福東《無限的山峰—香山》,攝影,120×180cm,2020年

齊超:現場真正拍攝的時候,有一類導演執行力超強,完全按照計劃走,而你應該是經常在現場臨時起意的那種類型吧?

楊福東:對,因為通常我拍片子沒有一個清晰的劇本,可能有個看不見的劇本,就是拍攝的大方向。這里面存在很大變數,現場會更明確,很多東西確實存在一種不確定的確定,這么多年也就這么拍下來了。拍東西的時候作為作者本身,在創作的不確定性出現的時候是容易讓你充滿期待和興奮的。因為這個時候會激發出一些讓你意想不到的東西,往往是你設定好的、執行的東西可能會遠遠沒有達到你的預期。

齊超:不確定性大概占多大比例?

楊福東:通常我拍片子不會準備到百分百才去做,很多時候百分之五六十就可以去做了。因為你一定要動身,一定要出發。開玩笑地講,“萬事俱備,只欠東風”——這事兒就黃了。

齊超:這種習慣是長久以來的經驗總結?

楊福東:某種意義來說,只要你去做一定是好的,失敗了也是賺的。以前我調侃時講過:一萬個人聊天時在說拍電影,然后一千個人說劇本差不多了,其中一百個人在找投資,剩下十個人說自己下禮拜開拍,說話期間就三個人在那兒喊“開始”——我一定要做這三個人之一。因為我會覺得真的得做,做事的時候你會調整方向。我把這個稱作拍攝里的“現實生活”,里面就有很多值得玩味的東西。

楊福東《竹林七賢 之一》,單屏電影,35毫米黑白電影膠片轉DVD,29'32'',2003年

齊超:所有導演都希望自己能掌控全局,但實際操作又是另外一個層面的事,你在創作中渴望達到的最理想狀態是怎樣的?

楊福東:拋開錢不說,是一種很奢侈的拍法。所謂奢侈指的是所有人在一起陪著你思考,試著去配合、理解你,然后讓你來發揮。但這次作品又變回了小團隊的拍攝方法,這次拍攝讓我想起拍《竹林七賢》的經歷。那時候七個演員全程都在,真的像“點兵點將”,我可以即興操作,這是我比較喜歡的狀態。因為在外面拍電影有自己的規矩和工業化的制作流程,這對我來講壓力非常大。如果都是限制,我就沒法做事了。我希望是演員陪著我,我知道演員在,潛在的計劃才能實現。

“觀眾的版本是唯一的”

齊超:這次展覽中有不少繪畫作品,畫畫的時候其實是你全程可控的,對比拍片時帶著團隊一起做事的狀態,會覺得繪畫這種獨自完成的創作方式很自由嗎?

楊福東:我覺得畫畫還是很難的,在這個過程中并不是那么順暢,繪畫還需要手感,這不是像機器一樣去執行、復制它,有一個磨合的過程,要花時間去培養,很多東西還是要自己去實踐。而且我并不認為自己以后是要為了畫而畫,不可能再去走這種回頭路,是要靠合適的一些想法把幾種媒介合在一起,這才有意思。

齊超:現在畫畫和當年在美院油畫系上學時有何異同?

楊福東:那種純粹和真誠的質感是現在很想要的,這兩個東西一定要一直保持。包括現在把繪畫作為媒介和攝影合成新的東西,怎么在實驗性質的創作中去提煉純粹的感覺,這是我想做的,但很難。這里面還有一個點,以前說做“圖書館電影計劃”,我希望是長篇電影,是相對來說有分量的作品,它們有不同的質感,但又都圍繞著“人到底有沒有精神生活”。我覺得這讓你的創作和日常在一塊兒——你的日常生活和你創作中思考的日常生活,這里面最大的樂趣在于它充滿想象,讓我有期待值,還有憧憬的狀態。

楊福東《無限的山峰(一)》(局部),布面丙烯、攝影、鍍膜鏡面玻璃、鋁板裝裱、不銹鋼烤漆黑框,221.5×136.8×7.5cm×15張,2020年

齊超:在當代藝術語境下,似乎畫家和藝術家還不一樣。評論界有對畫家有一套客觀標準,但如果只把繪畫當作一種媒介,那又是另外一套評判體系了。如果作為媒介來講,你現在畫畫會比以前放松嗎?

楊福東:其實我覺得不管是什么維度和質感,畫家也是藝術家,就像導演也被包含在藝術家里面,我不會去做一種分叉。如果他是需要去執行的,那就去做,不要把它看作一種跨界。

齊超:你一直以來比較喜歡的畫家有誰?

楊福東:我剛上美院的時候還是央美附中的那股勁兒,比較喜歡埃貢·席勒(Egon Schiele),還有弗洛伊德(Lucian Freud),他對中國美術院校學生的影響力非常大。其實大家那會兒都具備寫實的能力,但誰都找不到變通的方法,但會發現他是一條捷徑。我大一的時候有段時間還喜歡超現實主義的德爾沃(Paul Delvaux),他畫的女性是有一定欲望的,但我更喜歡他早期作品,手感很好。還有基弗(Anselm Kiefer),我有時候也會受他影響。其實我一直覺得我對表現主義的某些東西還是喜歡的,但我又不想局限在德國表現主義,每個國家的表現主義作品里都有幾張是非常好的,有那種勁兒。不少大畫廊里總有幾個畫得不錯的,包括喬治·康多(George Condo),你喜歡他嗎?

齊超:藝術市場里有一種說法:“買不起畢加索的,就買張喬治·康多”。

楊福東:哈哈,其實國外當代藝術家從小接受教育的方法教會他們從博物館、美術館里怎么去切入,現在看來某種程度上是成功的。

齊超:大概也是某種方法論吧。中國傳統繪畫你平時看得多吧?

楊福東:走馬觀花,大學時就在看,我其實一直覺得傅抱石畫得挺好。在畫面呈現上來看,他在中國近現代繪畫里算是有大突破的,他的質感和畫法有點像國畫里的表現主義。

齊超:這次畫的僧人也有結合他的感覺?

楊福東:這次還是站在古人肩膀上去嘗試新東西,這在一定時間內是一種方法。純借鑒模仿沒有必要,取其意還是特別好的借鑒方式。這里面包含了一種鑒賞,你選擇什么作品作為切入點完全不一樣。我在這次創作里有若干個作品都想選,但要考慮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,不可能像“驛站”似的,做一段時間就跑去下一個地點了,我要往下走走看會發生什么。有畫家一輩子都能創作不同題材,但都是一樣的質感。說到這個真的挺感慨的,傅抱石的作品有點像像國畫界的“壞畫”。我會覺得很多人不敢做,沒這種魄力,但他能把這些任意發揮的東西框住,很多人做不到,我也覺得很難。

楊福東《無限的山峰—是風 之二》,木板、素描、丙烯、攝影,30×18×cm×3張,2020年

齊超:有一次在天津博物館看傅抱石的大展,南京博物院的藏品挪過去的,數量極多,確實有一飽眼福的感覺。但布展略顯擁擠,全程無留白,全部看完竟然有點兒看“傷”了。這直接體現了展陳的重要性,一口氣上20道米其林三星菜品,也吃不下去。

楊福東:我同意你說的感覺,它在南京展的時候我特意去看過一次。某種意義上看,他作品的印刷品有很好效果,但看他的實物,有些筆觸是浮的,或者說有點飄。小時候去徐悲鴻紀念館,看完以后感覺要能混成他這樣挺好的,那個時候就挺想畫畫的。但到我附中四年級才開始漲水平,到了浙美,我才整體開了竅,是思路的打開。那個時候,德國教授來做講座,他介紹的和你平時畫的素描一點關系都沒有,但我聽傻了,當時很興奮,給我一種思路的改變,原來這種也能做藝術。咱們那會兒或多或少還是單一的,當然現在的流派五花八門。但這種情況又出現了一個問題,就是存在很多“壞畫”。所有美術學院出來的學生轉成藝術家的時候都是孤獨求敗的狀態——比如造型能力很強的一定要把東西擰成歪歪扭扭的。所謂真正的壞畫一定是有它的美感在里面的,但現在很多都不是這樣的,是仿的。

齊超:所以眼毒的人看畫時會說“這東西不是他的”。

楊福東:對,有些壞畫有藝術家自己的質感在里面,或者說有些壞畫有我們欣賞的那種拙感。這種感覺是非常到位的,能讓其他人體會到,這里面有質的區別。

齊超:之前我在上海復星藝術中心看你的展覽,八塊屏的影像作品,每塊播放的內容還不一樣,時長也不短。當時就在想:觀眾走進現場,或許大概率無法把作品完整看完,那你的很多觀念大家就錯過了,你如何看待這種錯過?以及,你在乎觀眾是否把它看完嗎?

楊福東:觀眾是第二個導演。觀眾看片子時,多個屏幕都在播放,不可能全部都看到,這就是自我編輯。這個自由度很大,他選擇看的畫面組成了自己的版本。作為第二導演,每個人的處理方式都不同,他離場后帶走的剪輯版本是隨緣的。影像作品的展覽就像一個奇怪的解碼器,至于所謂的好壞我都不做評斷。

楊福東《輕輕的推門而進, 或站在原地》,多路視頻,10-20分鐘長度不等,2013年

齊超:但作為創作者,觀眾沒把作品完整看完,不覺得遺憾?

楊福東: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不強求。以前會很期待,最好所有人都坐在那看完,誰都不許走。作為創作者,我努力把東西做出來,看的時候就隨緣,只不過你特想在眾多版本里把你最完整的版本告訴他。但這個沒辦法,以前老強調創作者的版本才是唯一的,現在是每個觀眾的版本才是唯一的,這樣想就舒服了。

“要相信美的東西在”

齊超:我看了一些其他評論者寫你的文章,幾乎無一例外都提到知識分子這個詞,其實你自己的解釋就是受過教育的人。你覺得這是你關注的且想體現在作品里的特質嗎?

楊福東:我覺得不必非要強調這個概念。但我現在還是會籠統地說:受過教育的年輕人,更多的是年輕人。這里面更多談的還是精神氣質、信仰。每個人在生活里都有自己思考、變化、相信的東西,在成長過程中會有一個脊梁,他怎么去體會個人的獨立思考?怎么去做他自己生活的判斷?我更多會強調是精神生活的質感。因為人除了日常物欲,還有一些看不見的標準,它會影響你短暫的一生。

齊超:那你的標準是什么?

楊福東:回到創作,關于作品質感的話,我會覺得把作品一件件做出來,或者說盡量做出來。

齊超:提到脊梁,對你來說有沒有一些東西是完全不能改變的?就像脊梁,很堅硬、堅定的東西。

楊福東:首先是獨立思考,然后是精神的質感:還是要有對生活和美的態度。你要有一些相信的東西,簡單來講就是要相信美的東西在,而且你要按照自己期望的方式去做,就是這樣。

齊超:我還發現你在選擇演員方面很有自己的審美,比如之前合作過的譚卓、萬茜,當年她們都還沒特別紅。你選擇演員的標準是什么?憑感覺?

楊福東:直覺吧,或者也是緣分,都是很棒的演員,很慶幸能與她們合作。她們教會我很多對演員表演的不一樣的理解,也改變并拓展了很多原來固有的對表演的想象。

楊福東《竹林七賢 之五》,單屏電影,35毫米黑白電影膠片轉DVD,91'41'',2007年

齊超:平時會看網上的短視頻嗎?作為影像藝術家,你如何看待這些很短、很有梗但能迅速發酵熱度的影像形式?

楊福東:我覺得挺好。新的時代科技帶來的視頻概念其實對“傳統”的錄像影業有很大沖擊。其實早期藝術家也有很多錄像小品,但現在短視頻變成了公共平臺上日常娛樂的東西,這對這些藝術作品沖擊非常大。但這里面也有很大質感的區分,抖音就是日常娛樂,藝術家其實只是用一種媒介來創作,會有藝術家的思想在里面。

齊超:未來有沒有可能在抖音、快手這種平臺涌現出短視頻影像藝術家?

楊福東:我覺得會。隨著數字科技的發展,以后的審美標準和表現形式會發生很大改變,所以會有新的藝術形式出來。但這些東西到底怎么發生會隨著時間自然而然出現。一定會有這樣一批能力很強的、帶來新意的藝術家。

正在展出

楊福東:無限的山峰

時間:2020年11月8日-2021年1月24日

地點:上海 · 香格納畫廊 徐匯區龍騰大道2555號10號樓



文章來源:時尚芭莎藝術


版權聲明:【除原創作品外,本平臺所使用的文章、圖片、視頻及音樂屬于原權利人所有,因客觀原因,或會存在不當使用的  情況,如,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內容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,或作者名稱及原始出處標注錯誤等情況,非惡意侵犯原權利人相關權益,敬請相關權利人諒解并與我們聯系及時處理,共同維護良好的網絡創作環境】

0條評論

GOGO西西高清人体_国产精品嫩草影院_别墅群娇交换杂交_亚洲 欧洲 日韩 综合av
<thead id="rlltn"></thead>
<var id="rlltn"></var>
<cite id="rlltn"><video id="rlltn"><var id="rlltn"></var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lltn"></var>
<var id="rlltn"></var>
<cite id="rlltn"><strike id="rlltn"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rlltn"><span id="rlltn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rlltn"></var>
<var id="rlltn"></var>
<var id="rlltn"></var>
<cite id="rlltn"></cite>
<cite id="rlltn"><video id="rlltn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rlltn"><span id="rlltn"><menuitem id="rlltn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rlltn"></cite>